禅修与健康繁体版第19期目录
 

 

母亲禅修,儿子身体获益

 

信朋 加拿大温哥华  图文由加拿大温哥华药师禅院提供

我叫信朋,出生在中国广州,来加拿大已经大约四十年了,是最早一批从大陆来的老移民。目前,我在温哥华市中心(Downtown)经营着一家面包店。

三年前,我曾跟着朋友到过菩提禅修,回去之后因为忙于工作、生活就没有再来。直到二〇一二年十月份,我不慎扭伤了脚,在家里休养期间,每天大把空闲时间不知该怎样打发,实在无聊的时候,就给朋友打电话。我的一位朋友是菩提禅修的弟子,她告诉我刚好要开一期菩提禅修健身班,推荐我报名参加。

我待在家里实在闷得慌,于是,带着打发时间的心态,参加了菩提禅修的八天半健身班。刚开始做《大光明修持法》的时候,我时常流鼻涕,但那时什么都不懂,后来才知道在禅修时流眼泪、鼻涕都是很好的现象,能把身体里的湿气、寒凉的病气排出体外。

在那期班上,有一天住持禅师来给学员们做能量调理。调理一开始我就感到全身发麻,似乎从头到脚都不会动了,意识却非常清醒。调理结束后,听到我的感受,很多有经验的老同修们告诉我,这是调理过程中,能量冲击体内某些堵塞部位时的正常反应,我自己也确实感觉身体非常轻松、舒服。自此,我就对禅修产生了兴趣。于是,每天早晨五点都到禅堂参加早课共修——修习「菩提八卦内功」、《大光明修持法》、做大礼拜,每天至少禅修三四个小时。

参加完早课共修,香积组已经为大家准备好了燕麦粥、面包、果酱等可口的早餐,让人感觉禅堂真的像家一样温暖、贴心。我想禅堂天天都给大众免费提供三餐,花费多大啊!我何不把自己面包店的面包送来给大家吃,也为这个「家」尽一份心呢?于是,我每天早晨都会把新鲜的面包带到禅堂,让在禅堂参加早课共修的同修们能吃上我自己烘焙的面包早点。时间久了,在禅堂常常会有人亲切地叫我「面包师姐」,我心里感觉特别甜蜜。

听到很多同修讲到禅修如何让家人受益的经歷,我不禁想到自己的儿子。今年已经二十七岁的儿子,中学时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引发了很严重的皮肤病。十多年来,我带着儿子四处寻医问药,看了很多不同的中西医医生,各式各样的药更是不知道吃了多少,只要听说是可以治疗皮肤病的药,我都会买回来给儿子吃,希望能治好他的病。这些药物有的在刚开始服用的一两週内有些许效果,时间一长,就又无济于事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儿子的皮肤病从刚开始的局部扩展到全身,而且慢慢地生出了很厚一层类似蛇皮一样的痂。儿子每天从早到晚,没有一秒钟舒服的时候,随时随地都在全身乱抓,皮肤都被抓出一道道的伤口,连眉毛都脱落了。房间的地板上、沙发上、床铺上,到处都是儿子身上飘下的层层皮屑,每天我帮他清洁房间时,都会扫出一大堆皮屑。有时候我夜里睡不着,起来到儿子房间一看,他还坐在床上不停地抓。身为母亲,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到了大学二年级时,儿子实在痒到无法忍受,不得已从学校退学了,并因此导致严重的自卑心理。他没有勇气接受别人异样的眼光,每天都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门,也不跟任何人打交道。实在闷极了,才偶尔去我的面包店帮忙,又不时遭遇一些顾客指指点点,或是窃窃私语议论。面对这样的情形,儿子更不愿意再出门,重新窝回自己那个孤独、充满苦痛的黑洞。

儿子曾经很绝望地对我说,如果后半生要一直被这样折磨下去,不如了结自己算了。听了这句话,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地滚落下来。之后,每次想起这句话,我都心如刀绞,生怕有一天会失去我最心爱的儿子,我默默祈求上天让我找到一种方法能救救我的孩子,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心甘情愿。
 

 

知道了我的经歷后,禅堂的师兄师姐都鼓励我说,你自己好好修,孩子一定会好转。虽然我不懂得这种说法的依据,但我已经被逼到绝路了,任何可能都不想错过。

可我做梦都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真的迎来了希望的曙光。大约在我持续不断地禅修三个月后的某天,我像往常一样帮儿子清扫房间卫生时,竟然发现地上很干净,没有皮屑。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儿子自己打扫过了,可当儿子告诉我最近痒得不那么厉害了时,我兴奋得全身像被电流冲击一样。接连好几天,我都特意去看儿子的房间,每一次都看到很干净时,那种终于获救了的喜悦心情根本无法用语言描述!接下来,儿子的状况越来越好,现在差不多百分之八十的皮肤都好了,眉毛也长了出来,只会非常偶尔地发痒抓一抓。

前些日子,有一天早晨在禅堂走「八卦」时,我见到了金菩提宗師。我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与感恩,给禅师和同修们分享了我儿子的故事。禅师深深赞叹母爱的伟大、慈悲,并祝愿我的儿子身心完全恢復健康。听到别的同修说我给禅堂提供面包的事后,禅师温和地告诉大家,为人父母者无论是替孩子禅修还是做功德,或者我们替亲人做善事,宇宙间有一种看不到的能量,会回到我们希望获得帮助的人身上,效果有时候是不可思议的。说到这里,禅师给我们讲了好多年以前,有一位女学员为了尽孝,自己禅修替身患重症的母亲排除疾病,母亲恢復健康的真实故事。禅师慈爱地鼓励大家好好修,除了自己获得健康外,家人也会随之受益,各方面变得越来越好。

听了禅师的话,我才明白,因为我这几个月持续不断地禅修和无心所做的一点有益他人的事,对儿子的身心健康产生了那么明显的帮助——他现在已经常常到面包店帮我打理生意了。禅师温暖的话语,像阳光一样照进我心田,让我对未来充满希望。我会继续按照禅师的要求,坚持每天固定时间、保证一定时间量的禅修。希望有一天,儿子身心都完全恢復正常,重新回到校园和社会。

 

 

禅修与健康繁体版第19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