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与健康繁体版第13期目录
 

 

斑点湖:造化所赐,虔诚守护

 

造化所赐的疗癒之湖

 

从温哥华朝着洛基山脉的方向驱车四百多公里,就来到了位于加拿大BC省南部的奥肯纳根河谷(Okanagan Valley)。奥肯纳根最南端的城市奥索尤斯镇(Osoyoos),也是加拿大最南部的城市和加拿大最温暖的地方,位于美加边界,处于加拿大唯一的沙漠——年平均降雨量不到二百毫米的奥索尤斯袖珍沙漠(Osoyoos Pocket Desert)中央,它独特的沙漠地形每年都吸引大批游客前来观光。

就在奥索尤斯镇的西部近六英哩远处,可从三号高速公路上远观到面积约三十八英亩的斑点湖(Spotted Lake)。这一举世罕见的自然景观有两个奇特之处。其一,一年四季湖水色彩不断变化,美不胜收;尤其当酷夏来临,随着湖水的大量蒸发,湖面变成许多大小不一、形状不同、色彩各异的环状小池,远远望去,斑斓艳丽,不似人间所有。原来,湖水内蕴含着多种高浓度的矿物质,如镁、钙、钠、硫酸盐、银、钛等。所含矿物质不同,或所含矿物质浓度不同,湖水即呈现不同的色彩。

 

 

斑点湖奇特处之二,是它蕴含着神奇的疗癒能量。当地原住民世代相传,用湖水和泥浆镇痛、疗疾。在他们歷史悠久的信仰中,斑点湖因为它独特的疗疾镇痛的能量,而享有无法替代的神圣地位。他们说,斑点湖的湖面共有三百六十五个小池,每个小池各含有一种药物,具有独特的治疗效果,各类疾病包括细菌感染、皮肤病、腰痛和跌打损伤都可以得到治疗乃至痊癒。

根据当地原住民的传统,无论想求斑点湖治疗哪一种疾病,都要先向造物主祈祷。主持疗癒仪式的部落祭司带着大家来到湖区,将供品献给神圣的湖水,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供品是菸草或鼠尾草,也可以使用硬币。今天若我们来到湖边,可见一些古老的祭祀石碑在此沉睡,因年深月久,有些石碑已深陷地下,只有顶端依稀可辨。这些石碑,正是歷史的见证,令人浮想联翩,彷彿来到久远之前,看到雄鹰在天上盘旋,战鼓声沉寂了下去,为部落浴血奋战而伤痕累累、血流不止的部落战士们,被各自的族人们带到湖边,举行神圣的祭祀仪式,虔诚地祈请造物主的庇佑和治疗。

 

虔诚的守护之旅

 

斑点湖能将美丽的面貌保存至今,原住民的虔诚守护功不可没。

庄子曾有云:无用之用。长在路边的李子,之所以不被採摘,是因为它味苦;对人无用,却保护了自己的生命。长得虬曲的大树,盘根错节,不易砍伐,貌似对人无用,却可以平安存在。有用与无用,不是绝对,只是相对。

 

 

斑点湖内蕴含着丰富的矿物质,对人类而言,是极有助益;但对它自身未必是件好事。若非原住民的虔诚守护,今日的斑点湖,也许不再美如仙子,而像鸡皮鹤髮的丑妇了。

因为它内含的矿物质不但吸引了前来寻求治疗的人们,也吸引了弹药制造者组织劳工来此採集矿物,运到位于加拿大东部的工厂制造弹药,从一九○○年代早期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大约二十年前,又有人企图开採斑点湖,但遭到原住民们的强烈抗议,不得不沮丧地离开。奥索尤斯印第安部落祭司鲍勃•艾蒂安(Bob Etienne)回忆说,当时,一群人从湖里吸出了二百万加仑的水和土壤,用卡车运到美国,从中提取矿物质。原住民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很快各个部落的原住民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手牵手把斑点湖严严实实地围了起来,使这群人未能再次得逞。

斑点湖以前并没有位于原住民居留地内。在长达约四十年的时间里,它囿于厄内斯特•史密斯家族(the Ernest Smith family)所拥有的农场上。一九七九年,厄内斯特•史密斯曾希望把斑点湖建成一个水疗会所,但遭到奥肯纳根原住民的长老们和酋长的强烈反对,因为奥索尤斯原住民部落将斑点湖视为神圣。最终,原住民们得到了时任BC省的市政事务部长比尔•凡德•杂姆(Bill Vander Zalm)和加拿大联邦印第安事务部部长约翰•孟禄(John Monroe)的鼎力支持。孟禄部长向奥肯纳根原住民许诺:将会拨款购买斑点湖,以为原住民所用;并且授权一个小组,与史密斯家族磋商,敦促他们出售斑点湖。但因价格一直没有谈拢,此事延宕了近二十年。

直至二○○○年十一月,厄内斯特•史密斯已故,他的后人通过最高法院裁决,可以通过公开投标的方式,决定开採湖底泥浆的费用,意在开挖至少一万吨湖底泥浆,提供给一家据说是在加利福尼亚的水疗会所;而奥肯纳根原住民部落联盟,则务必于二○○一年四月十三日之前,解决购买斑点湖的费用问题。

最终,至二○○一年十月为止,加拿大联邦政府与本地原住民联手购买了环绕斑点湖的二十二公顷土地。印第安事务部支出七十万五千美元购买款项;而奥肯纳根原住民部落联盟付了其余的七十二万美元。

至此,斑点湖的所有权才被原住民收回,并被作为珍贵的文化和生态遗产加以保护。如今,该景点真正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游客只能在绕

湖四週的栅栏外,远眺千姿百态的几百小池,赞叹造物的神奇。

 

原住民:为我所用,自当珍惜

 

正如庄子所感嘆,在一般人眼里,有用无用,是从自身的角度

出发来看待的;然而在懂得人天一体的人眼里,凡是造物所赐,皆

为有用,皆可珍惜。

若普通人认为某物有用,就可能无止境地索取,最终令其消耗

殆尽。这样的例子在人类歷史上实在太多了。且不说在某些国家,越来越多的土地变成楼房,越来越多的能源接近枯竭,单说人类

为满足口腹之慾,以及对金钱的渴望,而滥捕滥杀,将山上水里的

生命变成所谓的「山珍海味」,人为导致无数物种灭绝或接近灭绝,就已令人嘆息不已,并为自身担忧:如此以往,地球上最后是不是只剩下人类,面对荒山野岭,无以求生?

无疑,原住民对斑点湖的崇拜乃至千般守护,令人肃然起敬。既为所爱,自当珍惜。绝不穷尽而令其匮乏,既要为我所用,还要尊而重之,这才是真实的禅道,实用的真理。

细想想,如此简单而深奥的禅机,难道不是可以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吗?

反观北美原住民的生活方式,我们会发现,原住民非常注重遵从自然的节奏,爱、尊重和保护地球上的生存资源。他们认为守护地球不仅是为后代,也是为自己和祖先,因为,每个人和他的祖先,都会通过轮迴转世,成为未来的地球人。所以我们不但要感恩大自然的赐予,也应尊重地球上的一切。

远溯至五百多年前,北美野牛曾经自由自在地生活在美洲大陆上。原住民猎杀野牛为食,但仅取生活所需,绝不滥杀。在一些原住民部落里,野牛曾经是神圣的象徵,在举行祭祀仪式时,野牛头是必不可少的珍贵物品。但是十六世纪后,野牛被入侵的欧洲殖民者以各种方式屠杀,成千上万倒毙在草原上,这种血淋淋的惨象,令原住民无法接受,也永远无法理解。北美野牛逐渐消失,几近灭绝,直至美国政府开始保护牠们,才又有了生存繁衍下来的机会。

在科幻电影《阿凡达》中,有一个这样的细节,男主角进入阿凡达星球的第一个夜晚,杀死了很多勐兽,当地土着身分的女主角,不但强烈谴责男主角的行为,还跪下来安抚死兽的灵魂,请求得到牠们的宽恕。不难看出,这也是北美原住民文化的折射,同样体现了当代很多人唿吁的热爱地球、尊重生命的绿色环保生存方式。

 

 

禅修与健康繁体版第13期目录